建立信任文化 营造开拓创新的氛围 ——环境保护部开展地方环保部门生态环保重点工作创新大讨论综述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0日
       营造信任文化, 营造开拓创新的氛围。环保部在地方环保部门开展生态环境保护重点工作创新大讨论。总结 10月20日, 环保部在北京启动地方环保部门生态环境保护重点工作创新大型座谈会, 来自地方环保部门, 特别是基层环保部门负责人市县两级紧密结合工作实际, 在环境立法执法、环境保护基层能力建设、环境监测和环境监管体制改革等方面建言献策, 并与- 换脸。人人围绕主题畅所欲言, 说真话, 说真话, 实事求是, 务实中肯, 充分体现了基层环保工作者勇于实践、勤于思考的工作态度和钻研精神和解决问题。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对讨论给予充分肯定,

强调加强环境保护要着眼于基层, 困难和希望都在基层。完成“十二五”规划目标任务, 推动环境保护工作再上新台阶, 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严格环境执法监管, 强力治污, 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环境保护, 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 带来政策红利和法治红利。绿色发展将充分释放科技红利, 全社会保护环境。强大的协同效应逐渐形成, 环保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但与此同时,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 改善环境质量的长期艰巨性和复杂性更加突出, 环保工作正处于重担前行的关键时期。预计。面对严峻的环境形势, 打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 改善环境质量, 加快生态文明建设, 显得极为重要。
       改善环境质量是三大攻坚战的总目标, 加强环境执法监督是打好环境治理攻坚战的有力武器和关键举措。基层是环境执法的前沿阵地。形势复杂, 矛盾集中。尤其要表现出守土负责、对土壤负责的精神。敢于担当, 敢于担当, 敢于面对艰难。浙江省金华市环保局局长石小民提出, 要着力打击, 加强执法, 采取严厉处罚、停工停电、强制停电、金融黑名单等措施, 创建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同时, 针对当前基层环保执法薄弱的现状, 他建议加强联合执法, 哪个部门能快点处理, 哪个法律最强, 哪个惩戒方式管用。来。贯彻落实新《环境保护法》是今年工作的重点。新《环境保护法》号称史上最严, 环境执法力度与新《环境保护法》规定与公众预期存在差距。对此, 大家建议, 要坚持违法必究、执法必严, 重点打击环境影响大、群众反响强烈的违法违规排污, 如如违规排放等, 重点整治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等欺诈行为,

加强行政管理。执法与刑事司法挂钩, 严惩相关违法企业和相关责任人, 真正让法律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北京市房山区环保局总工程师常云鹏建议, 梳理新环保法及其配套条例在基层实施中发现的问题, 抓紧出台相应配套措施, 协调有关部门就移送行政拘留、行政拘留等问题进行协调。违法案件, 使法规实施更具可操作性。鉴于新环保法各项规定的实施涉及多个部门, 大家在讨论中也建议环保部尽快会同有关部委制定具体实施办法, 并总结地方政府遇到的日常连续处罚、查封、查封措施。问题, 完善配套措施, 促进基层落实。同时, 河南省商丘市环保局副局长曾庆国提出, 要加快地方立法工作, 通过地方立法, 明确相关职能部门职责, 形成联合管理的工作格局。 .近年来, 不少地方环保部门尝试配合司法部门解决环境监管执法问题, 取得了一定成效, 有效打击了环境违法犯罪, 但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取证难、辨认难等。并且难以实施。如何形成环保部门与司法部门的无缝衔接机制, 推动形成新环保法有效实施的司法保障体系, 成为当务之急。对此, 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廖涵建议, 环保部、公安部要共同制定环境违法案件取证移送工作指引, 进一步规范和细化证据的收集、固定、鉴定和转移等工作。同时, 建立国家层面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对接的信息共享平台, 实现环保行政执法与司法信息化。
       互操作性和共享性。辽宁省沉阳市于洪区环保局局长梁殿军认为, 在环境执法与司法联动的衔接上, 环保部门和司法机关需要共同研究相关政策法规的边界, 统一案件证据标准、法律适用和办案程序等执法标准。衔接机制和配套保障机制的顶层设计和完善, 如出台涉嫌环境污染犯罪实施细则, 明确认定条件和所需证据, 引导基层开展切实做好环境违法犯罪处置工作。 .环境监测是环境管理的耳目, 是环境执法的前提和基础。环境监测和环境监测结果直接影响和决定环境执法的方向。建立监测监督执法快速反应机制, 是提高执法效率的重要途径。山东省青岛市监测站站长徐少才建议, 可以借鉴公安派驻环保的模式。此外, 不少基层部门还建议改进管理办法, 制定责任清单, 明确责任边界, 用制度保障基层执法人员履职尽责, 提高凝聚力。和团队的战斗力。加强能力建设, 夯实履职基础, 推动环保工作再上新台阶。新环保法的实施是标志性的。当前, 环保工作面临新形势、新法规、新标准、新制度、新要求。制度设置与当前环保工作要求还存在差距。
       其中, 保护基层环境保护和工作任务不匹配是当前基层环保工作面临的首要问题。环境监管范围广、对象多、全过程, 加之新领域、新业务快速增长, 任务十分繁重。实践中, 基层环保工作经常面临带头为责、总经理为责、统筹为代的现象。广州市环保局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郑泽文表示, 要结合环境监察队伍现状和能力建设的实际情况, 研究环境执法规律, 着力抓好环境执法工作。突出影响环境质量的问题, 充分发挥自身比较优势, 调整工作重点, 把有限的资源专门用于环境执法。西部地区电力保护与环保任务的不匹配更为明显。甘肃省甘南州8个县市的环保系统有270多人, 其中环保执法监察人员只有80多人。只有全州的合作城市设立了环境监测机构, 未批准人员编制。针对基层环保部门能力不足, 甘肃省甘南州贺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继学提出, 建立临时培训、外出培训等多种培训交流机制。现场交流、对口培训等。加大监测等人员业务和技术培训力度, 切实提高环境监测、监测人员综合素质。浙江省金华市环保局局长石小民建议, 从顶层开始, 出台各级环保部门设置和配置的指导意见。人员和必要的设备。机构不足是当前基层环保工作面临的另一个问题。由于基层机构设置不完善, 很多地方都存在环保监管力度不下沉、监管覆盖不到位的实际问题。环保机构在最基层没有腿, 执法力量无法深入到底。解决环境问题上急不下, 已成为制约环保工作成效的一大障碍。
       对此, 江苏省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钱峰建议, 加强县(市、区)环境执法队伍建设和能力建设, 设立镇、街道环境管理机构, 逐步培育将倒金塔状的监管执法体系纳入中下层。橄榄形执法体系, 机构队伍执法监督能力强。山东省滨州市环保局副局长王敬志提出省、市、县、乡四级机构设置要求、机构规范、人员编制、经费保障、车辆设备配置等要求等, 要明确, 增加国家财力和物力。切实落实基层环保部门标准化建设, 促进环保队伍专业化, 适应环保工作新常态的新要求。为填补基层环保机构的空白, 近年来, 许多省市都在乡镇两级设立了环保机构,

并配备了专职人员。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在基层镇(街道)设有环境监测中队和环境监测分站。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环保局副局长张志军提出, 进一步明确各级环境监督监测职权, 尽快修订《环境监测条例》, 建立社会监督机构。监督弥补了监督权力的不足。完善环保标准体系, 化解相关法规矛盾, 明确各方责任, 减轻县级监管压力。加强上下联动, 理顺环保体系,

推进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国的环境管理体系自1970年代就建立起来了。经过三个阶段, 基本形成了从各部门分工管理到环保部门统一监管。分工与相关部门相结合的管理体系。从环保体系自上而下的部门职责分析, 国家、省、市、县(区)职责基本一致。表面上看是自上而下一致, 但实际上层级职能重叠, 职责不清, 形成了自上而下做一件事, 自上而下管理企业的局面, 并应对自上而下的评估。对此, 有人建议建立层层、职责、分工、分类的管理体系, 使环保体系发挥层级优势, 有效提高层级效率, 减少层级职责重叠。层, 做你该做的, 尽你所能。实力, 对自己负责。大家在发言中反映, 在很多领域, 由于定位不准确、职责不清, 基层环保部门与其他部门分工不明确, 存在推诿的现象。重庆市北碚区环保局局长苟元建议, 在国家层面梳理中央有关部委生态环境保护法律责任, 制定指导意见, 参照执行到所有地区。指导意见要围绕中央关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相关要求, 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合理分配生态监管权限, 科学界定生态监管职责。各地缺乏系统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规划、环境监测信息发布不一致、缺乏数据共享平台等也是现阶段监测系统普遍存在的问题。辽宁省大连市环保局局长董伟举了一个例子。就大连而言, 每年环保局发布环境状况公报, 水务局发布大连水资源公报,

海洋和渔业局发布海洋环境状况公报在大连。监测方式、监测地点、监测时间、评价方式不统一, 缺乏协商协调机制, 监测数据交流共享困难, 导致各部门在公报中发布的结论存在差异或冲突, 对媒体和公众造成干扰, 影响政府公信力。山东省青岛市监测站站长徐绍才认为, 政府各部门之间建立生态环境监测数据共享的主要难点不是技术难点, 而是制度和管理上的制约。各部门根据本部门上级法律要求和管理需要, 建立相应的监测网络, 独立开展不同领域的环境监测工作。顶层设计缺乏政策支持。大家也在发言中指出,

社会监测机构是监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现阶段检测能力不足, 监测数据质量较差, 诚信体系不健全, 缺乏有效的监管制度和手段.浙江省杭州市环保局总工程师沉海峰认为, 应扩大环境监测领域。社会检测机构在一些专业监测领域的优势, 已经充斥着环境监测站部门。子监测项目有尚未落实的空缺, 有能力承担更全面的环境监测任务。江苏省苏州市环保局副局长王成武持相同观点。他建议加大对社会监测机构的引导和环境监测服务市场的培育, 放宽和简化准入条件, 鼓励社会监测机构根据实际情况提供更多的环境监测服务。有序放开环境监测服务项目和领域, 培育环境监测服务市场。在发言中, 也有不少地方监测站站长提出了尽快完善监测法律法规、完善监管监测手段、合理落实监测监管联动等建设性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