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哈鱼,千万里赴死慷而慨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三文鱼, 千里迢迢, 大方大方的黑龙江之行, 回味无穷, 新老朋友重逢的情景历历在目。莫名的, 脑海里出现了“鱼味无穷”这两个字。不仅有松花湖的鱼宴, 兴凯湖的白鱼, 还有佳木斯和哈尔滨的朋友津津乐道的三花五洛十八子。惭愧地说, 我的家乡在汉江之滨, 还享有鱼米之乡的美誉。从小, 我就把玩水和在河里钓鱼当成一种游戏。虽然我养成了爱鱼的习惯, 但我分不清那各种各样的鱼。后来每次回老家, 总是被安排在鱼馆见面, 吃的很开心, 但是却叫不出鱼的名字,

只记得留在舌尖上的味道.当天中午, 吃完富锦的湿地鱼后, 朋友开着车回到佳木斯市区, 转身停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下车。拿出两个长箱子放进后备箱。上车后, 转身说这次没吃三文鱼, 就带两个回去试试吧。餐桌上总是提到鲑鱼, 但从未见过。好亲切, 只能一笑置之。我很早就听说过鲑鱼的名字。是著名的冷水溯河鱼。肉非常好吃。鱼子比鱼更珍贵, 我也知道一些神话传说。相传唐王远征时在黑龙江被敌人围攻, 外无援军, 内无粮草。玉皇大帝命海龙王派黑龙带领三文鱼去救。战马根本不吃鱼。
       这开始吃鱼, 只吃鲑鱼, 所以叫马鱼。又传清朝乾隆派白马将军征战俄军。乌苏里江断粮时, 龙王派鱼去救, 但战马只吃一种鱼。当孩子老了, 跑得很快, 这条鱼就叫做鲑鱼。传说不能完全属实, 中国鲑鱼的名字来源于黑龙江省的赫哲语。比较常见的名称有北鳟、大肥鲑、大法鲑、果多鱼、罗果鱼、孤东鱼、齐木鱼、赤猛鱼、斑鳟、花鳟等。在一个安静的周末之后, 我正在考虑尝试修补鲑鱼。有朋友说具体方法都在盒子上。需要注意的是, 它们被切成片, 在流水中浸泡12小时以上。否则吃起来太咸了。所以, 先把大鱼切成小块, 然后根据每次的食量分成小袋子, 留一袋子泡在盆里。看着鲜红的鱼,

我想到了鲑鱼片。但据说三文鱼和鲑鱼虽然同属三文鱼科, 但是却大相径庭。常见的鲑鱼是大西洋鲑鱼, 而鲑鱼是太平洋鲑鱼的一种。尤其是大西洋鲑, 远没有太平洋鲑那么悲惨, 太平洋鲑可以多次交配繁殖, 不产卵就死去。
       而鲑鱼则奋力跋涉千里, 产卵后生命便告一段落。三文鱼的习性很特别。赫哲族以渔猎为生。据说鲑鱼生于河中, 长于海中, 死于河中。此外, 鲑鱼从水里出来时会死, 即使它没有死, 在产卵后也死了, 没有人能抓到一条活的鲑鱼。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盛产鲑鱼。每年白露前后, 三文鱼成群结队地从海中迁徙到这里产卵。孵化出来的小鱼沿着河水返回大海。它们以水母和鲱鱼等小鱼为食。生长三四年后, 性成熟后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产卵。然而, 鲑鱼一生只繁殖一次, 而他们的孩子的出生是以自己的死亡为代价的。如果鲑鱼和人类一样, 既有语言又有文字, 那么它们所描述的父母的善良应该是其他物种无法比拟的。最悲惨的是鲑鱼从海中返回其出生地的过程。每年秋天来临时, 鲑鱼穿越鄂霍次克海, 绕过库页岛, 顺着黑龙江而上。它日夜行进, 长途跋涉。无论是急流瀑布还是急流浅滩, 平均每昼夜行进30-35公里。峡谷, 不能阻止它的前进, 准确的到达发源地, 找到产卵地。尤其是鲑鱼在淡水中的繁殖期不再进食, 只依靠体内储存的营养来维持生命。逆流而上时, 会遇到水流或瀑布等高低差的障碍物。它们会竭尽全力用尾巴打水, 并以高速游动的方式从水里跳到前面和上面。空中高度可达2-2.5米。 4层高。如此匆忙, 再加上繁殖过程中的饥饿和体力消耗, 鲑鱼在产卵后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河水。
       三文鱼的这一特性已被追踪研究多年, 但至今仍未解开谜团。为什么鲑鱼卵只能在淡水中生存, 又为何不分远近跋涉千里, 准确地迁移到它诞生的淡水河流中产卵?为什么他们的大西洋同行年复一年地迁徙和产卵, 而不是一生只有一次?研究表明, 鲑鱼大脑中的铁颗粒就像指南针一样,

可以帮助它在地球上准确地找到方向。其余的只能归因于自然的创造。备注:在怀念老范的日子里, 蒸三文鱼引起了童鞋们的兴趣, 甚至把八卦的记忆拖到了和俄罗斯船员吃刺身的时候……所以, 我决定把这个老文章来到这里, 是为了普及三文鱼的相关姿势, 也是为了追忆在阿门三江平原游荡的美好时光。